这种文化在蓟州白塔的雕刻中重现…

时间:

2019-11-07 20:21:24

2019年11月2日

农历十月六日

星期六

天津自唐代以来一直是多元文化的繁荣地区,辽代重建的佛像和白塔有着明显的契丹文化印记,特别是白塔的详细雕塑揭示了地方胡汉舞蹈音乐并存的现实。

汉族佛的歌舞场面,左边是钹,右边是第二弦钢琴。

歌舞场景王海冰/戴着毛毡帽的绘画和启丹仪式佛

24组石雕生动形象

冀州白塔和独乐寺建于同一时期,塔内镶嵌了大量石拱、花卉、仙兽等木结构。该楼二楼图片周围有24组砖雕锅门,雕刻精美,姿态逼真。每一扇水壶门都有胡汉不同服装的舞蹈人物,只有从这些音乐家和舞蹈家的雕塑中,我们才能看到当时冀州地区胡、汉民间音乐舞蹈艺术交融的历史事实。

吉州白塔前石经楼

这24道水壶门都是用高高的发髻裙、丝质布和花环在胸前雕刻的。他们要么抱着盛,要么摸钢琴,要么吹长笛,要么敲琵琶,要么手里拿着琵琶,要么手里拿着长丝跳舞。更多的发髻高耸着两个女人,手臂侧腰,蹲下(就像今天的躺着的鱼),双人舞,优美的舞蹈姿势。

冀州白塔石像(网上图片)

锅门两旁刻着弦柱弦柱人,穿着粗俗的家装。弦柱人穿着左翻领长袍、头巾、毛巾或尖头草帽。胡人戴卷发帽,宽松的长袍和外套,还有踏板靴。有的吹长笛,有的弹钢琴,有的敲板,有的敲鼓,有的摇丝绸(就像今天的秧歌)。还有一个人的肩膀上有两根绳子,左手有一根绳子,右手挂着一根手腕钩子,左脚在他弯曲的右腿膝盖上(这是玩后琵琶戏法乐天的形状)。舞蹈演员和音乐家都表现出一种愉快的舞蹈心情。虽然它是一尊雕像,但画面中没有任何东西是僵化的、静态的,而是感人的,给人一种自由的感觉,无拘无束的向上的力量。从雕刻刀法的强度和动态力的角度看,它能反映出缩合和雄伟的特点。这让人想起,在变化无常的旋律中,牧羊人鞭打着马,来到无边无际的牧场,唱着他的喉咙。

这座两层楼高的雕像又硬又软,虚实相间的边缘装饰品就像长长的乐谱,有时又吵又响,时而委婉又美丽,一个个老旧。游牧舞蹈的动态风格与汉舞的稳定风格有着显著的区别。让崎岖的石雕具有明显的音乐感。此外,支撑水果盘和鲜花的画面构成了仪式佛陀庄严而欢快的景象。

石经楼讲述了胡汉文化的共存

白塔前还有八角形石刻,每一幅都刻有音乐家和舞蹈家的身影。其中,正西和正北是舞蹈家,正东是风笛手,镇南是爱抚,西南是吹,其余是严重风化,形象难以辨认。这些砖石雕刻的音乐和舞蹈人物的栩栩如生的形象也告诉我们,汉舞中的耕秧歌和祁单舞蹈风格是相同的,这表明,虽然两种文化共存,但它们仍然保留着自己的文化特色。

虎门中间雕刻的妇女乐舞形象,与敦煌壁画中的唐代非常相似。砖雕上的歌唱家和舞蹈家有的是有高高的包和裙子的宫廷服装,有的穿的是平民生活,如左翻领长袍、毛毡靴、毛毡帽等等。宫廷舞与民间舞蹈的共存为我们研究当时的社会文化提供了最直观的数据。在北方向的虎门第三组中,舞者举着特别的钹的形象是罕见的(大多是钹)。根据他们乐队中的大钹,这种演奏习俗在历史上与天津民间鼓手喜欢使用大钹的传统有关。在此基础上,白塔虎门砖雕的乐舞人物真实地再现了宋辽时期天津的民间歌舞活动。

海河传媒中心制作

作者:尹树鹏

编辑:靳超

如果您认为这篇文章有用,只需单击read来支持它。

上一篇:斯巴达松茸,了解斯巴达松茸文化

下一篇:最后一页